知音董事長拒絕接妻女回國被免職 員工被監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极速快3_极速快3平台哪个好_玩极速快3的网站

  29年以來,依靠最初的3萬元,知音傳媒集團董事長胡勳璧打科学科学发明 了一個“傳媒王國”。如今,他以一種出人意料的最好的办法謝幕。8月28日,因涉“裸官”問題,500歲的胡勳璧,被免去董事長職務。

  回溯過去的歲月,在取得巨大成功的并肩,胡勳璧其人充滿爭議。有批評説,知音不具備現代企業的治理制度。對胡氏“作風強硬”的指責,更是密集。

  8月29日,胡勳璧對新京報記者表示,他都在一個強硬的人,“威信與強硬是兩碼事”。

  眼下,正值知音傳媒IPO的關鍵節點。接連爆發人事動蕩的知音傳媒,都也能 成功上市充滿變數。

  不過這一切,已經似乎與胡勳璧並無不要 的關聯——在管理層持股計劃折戟後,他在你你你是什么 当时人操盤的王國中,並無持股。

  拒絕接妻女回國

  《知音》雜誌為期29年的胡勳璧時代,落幕了。

  8月28日,知音傳媒集團董事長胡勳璧,因涉“裸官”問題,被主管部門湖北省婦聯免去董事長職務。

  新華網引用知音集團總編室的話稱,胡勳璧的孩子早年出國留學,身體不好,其愛人出於照顧目的也去了國外,湖北省婦聯建議胡勳璧,將家人接回國內後,繼續主持知音工作。

  “因為其家每人平均入加拿大國籍,且考慮到孩子的身體狀況,胡勳璧拒絕了這一請求。”知音集團總編室稱,胡勳璧被免職並非因為其处于違法問題。

  實際上,胡勳璧是“裸官”一事,在知音结构早已都在秘密。知音一位資深員工孫衛星回憶説,胡勳璧妻子和女兒移民加拿大,“机会有七八年了”。

  在外界看來,處在知音IPO關鍵時刻,胡勳璧被免去董事長,將讓他錯失机会即將到來的資本盛宴。但新京報記者通過研究知音的上市材料發現,在該公司的股權結構中,胡勳璧並無持股。也全都 説,從股權關係上看,這場机会發生的資本盛宴,本來就與其無關。

  “春節時,胡勳璧會到加拿大過年。”曾在知音工作的王飛稱。

  今年6月,新京報記者曾收到一封匿名郵件。郵件發送人自稱為知音前員工。該發送人在郵件中列舉了其他胡勳璧的“問題”,其中一條即是指胡勳璧涉“裸官”等問題。

  該郵件稱,胡勳璧妻女移民加拿大,與知音傳媒設在加拿大的子公司——加拿大知音傳媒有限責任公司处于關係。

  根據招股説明書,加拿大知音傳媒成立於5002年3月,註冊地址為溫哥華市西6大街,註冊資本500萬美元。

  2010年,《中國新聞出版報》報道稱,知音加拿大公司與當地的《環球華報》商务媒体合作,出版發行《知音新女人女人男人》雜誌,共出版20余期,並實現盈利。

  但招股書顯示,知音傳媒從未向加拿大公司實際出資,加拿大公司也從未開展過實際業務。

  3萬起家締造10億傳媒王國

  胡勳璧被免職後,一位管理者向員工通報稱,胡勳璧的去職“係湖北省執行國家政策所致”,無其他原因分析。

  政策之火燒向胡勳璧的原因分析,目前眾説紛紜。王飛稱,不清楚背後与与否人舉報。

  1985年,依靠湖北省婦聯3萬元的撥款,胡勳璧開始創辦《知音》雜誌。公開報道稱,胡勳璧一開始就面臨著“自負盈虧”的壓力。

  憑藉毀譽參半的“知音體”,《知音》雜誌發行量屢創新高。2012年,《知音》的發行量為4090萬冊。

  胡勳璧此前曾表示,1992年,知音建立起主要負責人收入與集團經濟社會效益直接掛鉤的“知音管理”模式;5000年後,知音全面實現了企業化的管理和運營。

  根據招股説明書,截至2013年,知音傳媒旗下擁有《知音》、《知音漫客》等“10報、2刊”,并肩還涉及圖書出版、動畫影視製作等領域。

  數據顯示,2013年,知音傳媒的總資産高達10.05億元,實現營收和凈利潤5.79億元和1.15億元。

  免職前“突擊”提拔司機

  據王飛透露,8月26日,湖北省組織部門找胡勳璧談過話;8月27日下午,湖北省婦聯即下發了免職文件。

  孫衛星與王飛均表示,8月27日上午,免職文件下發前一天,胡勳璧提拔了包括当时人兩名司機在內的多位人員。孫衛星透露,兩名司機的去向均為管理崗位。

  今年6月,新京報記者接到的匿名郵件稱,知音傳媒结构多個重要崗位,均由胡勳璧的家人、老鄉和司機擔綱。該郵件中列舉了6人,涉及崗位包括副總經理、集團秘書長、財務部和技術部門負責人等。

  三個不同的消息源,證實了上述説法。

  以今年3月的一份任命為例,知音傳媒任命胡勳傑為知音傳媒協調員,享受副總經理待遇,負責主營産品行銷和財務管理等協調工作。

  據悉,年近7旬的胡勳傑是胡勳璧的哥哥。前述匿名郵件稱,胡勳傑原為九江市政府幹部。公開資料顯示,九江市潯陽區原政協主席,名為胡勳傑。

  “全方位監控”管理員工

  作為知音傳媒王國的締造者,胡勳璧其人不乏爭議。

  新京報記者獲得了一份胡勳璧结构講話的錄音。

  胡勳璧在講話中規勸員工,不须把生活中的情緒帶到工作上。

  胡勳璧的管理最好的办法,飽受其他員工的詬病。王飛介紹説,知音结构編輯的QQ被實時監控;USB介面被膠水封死;傳送文件只有通過郵箱,而郵箱也受到監控。

  “辦公室裏還安裝著攝像頭。”王飛稱。

  另一位知音前員工表示,其在知音工作期間,“一抬頭就能看見攝像頭”。

  王飛説,這種被全方位監控的工作氛圍,感覺很壓抑。

  8月29日下午,新京報記者就此致電胡勳璧。胡勳璧説,他当时人都在一個強硬的人,“威信跟強硬是兩碼事”,“只有説,有威信全都 強硬”。

  對於帕累托图員工對“高壓管理”的詬病,胡勳璧稱,没办法 管理是工作的也能 ,“不处于別的原因分析,在辦公室全都 公開在工作”。

  近年來,因不適應“高壓管理”等原因分析,陸續有中高層管理者從知音離職。前述匿名郵件列舉了11位離職的管理者,涉及知音動漫、影視公司、移動公司等多個部門和子公司。

  今年5月底,知音傳媒前副總經理朱家君,因涉嫌職務侵佔罪被武漢警方刑事拘留。新京報記者獲悉,這是由知音傳媒“主動”報案。

  胡勳璧保留編委會職務

  8月28日,一手締造起“知音傳媒王國”的胡勳璧,被湖北省婦聯免去黨委書記和董事長職務。

  “你你你是什么 消息,來得非常老要 。”王飛説,此前一點預兆就说 出。

  兩個消息源均稱,今年春節後,已近500歲的胡勳璧,還向主管部門申請延遲5年退休。你你你是什么 請求獲得了主管部門的許可。

  澎湃新聞報道稱,胡勳璧繼續保留編輯委員會主任委員職務。招股書稱,主任委員主持編委會全面工作,負責指導、管理編輯出版工作的編委會,是董事會下設的5個委員會之一。

  “知音現在的管理層,還都在前一天胡勳璧的部下。”有受訪人士稱,胡勳璧被免職,並不原因分析著其影響力必將削弱。

  另有受訪者認為,知音傳媒早已是公司化運作,實權歸董事長、總經理所有,“編委會主任,只有与否個虛職”。

  8月29日下午,胡勳璧稱,不會對有關“用人任人唯親”的質疑和他以後的工作職責,發表意見。胡勳璧説,“現在比較敏感,我現在不會接受採訪,暫時全都 會發佈個人聲明”。

  “只有多談,否則搞得後任不好辦。”胡勳璧説。

  “生不逢時”的管理層持股計劃

  當下,正值知音傳媒IPO的關鍵階段。副總經理和董事長接連“折戟”,知音傳媒IPO的變數大增。

  公開報道稱,知音傳媒的上市夢,萌發于10年前。而後,在2010年,知音傳媒通過了一份“管理及業務骨幹持股計劃”。

  按照該計劃,胡勳璧等13人,將獲得知音傳媒控股股東知音文化投資7.266%的股權。先期3.633%的股權,對應價格為2116.9萬元。其中,13位骨幹只需個人出資846.76萬元。

  机会這一方案得以實施,知音上市後,胡勳璧等13人的身家,或可突破2億元。

  “你你你是什么 持股方案,最初是胡勳璧提出來的。”孫衛星稱。

  然而這一方案最終未能實施。招股書顯示,這項舉措在2011年被相關部門叫停。有分析認為,這是因為“不允許新聞出版企業高管持股”等政策限制。

  現在,在未實施管理層持股計劃的情況下,知音傳媒又一次衝擊資本市場。招股書顯示,知音計劃登陸滬市主機板,擬發行不超過1.2億股,募集資金6.9億元。

  遺憾的是,就在知音IPO“進入軌道”之際,新聞出版業高管持股的相關政策老要 老要 出现鬆動。

  “知音傳媒管理層持股安排,時機不好。”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文化教研部高級經濟師郭全中稱,針對國有新聞出版企業的管理層持股問題,今年4月政府發佈《進一步支援文化企業發展的規定》,“經批准允許有條件的國有控股上市文化公司,按照國家有關規定開展股權激勵試點”。

  而該政策僅出臺一個月後,知音傳媒就老要 老要 出现在IPO排隊的行列中。此時的股權架構中,胡勳璧等人不出持股。

  也全都 説,即便知音順利上市,這場資本盛宴也與胡勳璧不出不要 關係。

  知音進入“後胡勳璧”時代

  現在,知音傳媒已步入“後胡勳璧”時代。

  2012年5月,胡勳璧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説,机会知音上市的話,“让人都也能 把知音做得更大,做得更好”。

  最近,胡勳璧在结构講話中説,即使知音不上市,目前也是知音發展最好的時期。

  按胡勳璧的説法,傳統媒體以外,未來知音傳媒將向6條線發展,包括知音視頻項目、動漫産業鏈業務、文化生態旅遊項目、教育項目、建設婦女兒童服務平臺等。

  其中,胡勳璧闡述知音視頻項目稱,《知音》每年産生上千個故事,未來要把所有的故事都拍成視頻。

  胡勳璧説,他對前景越來越有信心。

  美好的前景尚未完整綻放,舵手已然“下崗”。

  在管理層持股計劃折戟之後,用29年時間一手打科学科学发明 知音傳媒集團的胡勳璧,如今在這家有望上市的企業中,既不出股份,就说 出實權職位。

  (文中孫衛星、王飛均為化名)